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

发布日期: 2004/11/29  作者: 超级 Account   浏览次数: 1291   返回


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

(1950.3.16-5.4)

  1950年3月16日,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根据七届二中全会确定的方针,为适应新中国成立后的形势和任务而召开的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从此开创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我国进入了由新民主主义有步骤地转变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我国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也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在建国初期,我国面临错综复杂的形势和任务:一方要用很大力量去彻底完成民主革命的遗留任务,如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和在广大农村进行土地改革等;另一方面,要没收官僚资本主义企业,使之变为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并在全国建立社会主义的国营商业和合作社商业,同时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要实行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以促进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还要随时准备对付帝国主义的侵略。这种新的形势和艰苦的任务,还要随时准备对付帝国主义的侵略。这种新的形势和艰巨的任务,要求我们党进一步明确统一战线工作的方针和各方面统战工作的基本政策,以利于更好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建设新中国而奋斗。由于革命的胜利,党内一部分同志滋长了骄傲和以功臣自居的思想情绪,在统一战线问题上,存在一种“左”的关门主义、宗教主义倾向,严重妨碍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开展;在少数同志中也有敷衍主义和迁就主义的倾向。这些都需要克服和纠正。这就是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所面临的形势和任务。
  1950年1月23日,中央统战部发出了由刘少奇同志批发,朱德、陈云、董必武同志阅过的关于“准备召集统战工作会议”的电报通知。通知说,“第一届人民政协会议后,各民主党派已经召开或已准备召开会议,在政协精神和《共同纲领》的基础上讨论、确定他们今后的政治路线、活动方向与工作任务”,“中央统战部现正与各党派分别交换关于他们地方党部工作的意见,并拟在3月15日召开一次我党的统战工作会议”,“讨论地方统战工作及各民主党派地方组织问题。”要求各地确定来参加会议的人选并准备有关统战工作的材料及意见,特别是:(1)一般统战工作的经验;(2)各民主党派地方组织的工作,各民主党派人员失业与学习问题;(3)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及地方协商工作,共产党人员参加工作及与之合作的问题。通知要求,各中央局、分局、省、市委要“对这些问题给出席人员以指示”。
  出席和列席这次会议的有:东北代表9人;华北代表8人,列席代表3人;华东代表13人;中南代表17人,列席代表3人;西南代表5人,西北代表6人;中央党政机关及工会、青年团、妇联等群众团体党组负责同志29人。共计93人。
  会前, 经过中央统战部集体讨论研究,由部长李维汉起草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新形势与任务》的报告提纲,经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同意,提交会议讨论。
  3月16日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李维汉同志主持召开了由出席同会议的各中央局、分局,省、市委负责同志参加的预备会议。预备会议商定先由中央各有关部门和地方统战部工作报告,再分组讨论,最后大会发言。预备会议研究和地方统战部作工作报告,再分组讨论,最后大会发言。预备会议研究了这次会议的中心议题和分组等问题。会议分成六个小组:(1)民主党派组,组长徐冰(中央统战部副部长);(2)政权组,组长汪锋(西北局统战部长);(3)工商组,组长平杰三(华北局秘书长),副组长周而复(华东局统战部秘书长);(4)统战部工作组,组长张执一(中南局统战部长);(5)民族组;(6)人民团体组。另外设立综合组,由李维汉、邓颖超、廖承志、连贯以及各中央局、分局与会负责同志组成。
  由于建国后的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又处在一个历史转变的时刻,遇到许多新情况,有许多问题要研究,致使会议议程和期限不得不突破原来的计划。原定开半个月,实际上开了一个半月。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这次会议的必要性。
  在大会上,西北局统战部汪锋同志了《西北民族问题及政权中的统战工作问题》的报告;湖北省委统战部邝林同志作了《湖北旧职员及失业人员的处理》的报告,中南局统战部张执一同志作了《中南区党派工作及工商界工作问题》的报告;华北革命大学崔仲远同志作了《关于革大政治研究院的情况报告》;华南分局统战部饶彰风同志作了《华南民主党派及港澳工商界问题》的报告;湖南省委统战部欧阳方同志作了《关于对湖南起义部队工作的经验》的报告;西南局统战部程子健同志作了《关于重庆工作及党派工作问题》的报告;湖北省委统战部周季方同志作了《武汉各界代表会问题》的报告;华东局统战部周而复作了《上海工商工作与党派工作》的报告;山东分局统战部李宇超同志作了《山东省各界代表会议问题》的报告;华北局统战部平杰三同志作了《华北区各界代表会议的情况与经验》的报告;北京市委统战室崔月犁同志作了《关于北京教授的统战工作》的报告等。邓颖超、薛暮桥、南汉宸等同志分别就妇女问题、对资产阶级的策略问题作了发言。徐冰同志在会上作了《关于民主党派工作问题的报告》。李维汉同志作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新形势与新任务》的报告。
  徐冰同志在报告中说,在参加会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之后,各民主党派为了适应新的时代、新的任务,分别召开或准备召开自己的代表会议。他们现在接受了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公开承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他们过去的章程和纲领里边,还有旧民主主义的东西,他们将修改他们的章程,总结过去的工作,整顿组织,以便为实现新民主主义的纲领而努力。徐冰介绍了各民主党派的会议后,讲了党派工作中的几个问题:一、进步分子团结问题。指出现在进步分子有小圈子作风,狭隘的宗派主义,不接近群众,不做群众工作,有被孤立的现象。二、各民主党派地方组织的整顿。解放前夕,有些民主党派吸收了新的分子扩大自己的组织,一些地方组织的内部成份很复杂,甚至敌特分子也钻了进去。为了爱护他们自己的名誉,要帮助他们做好地方组织的整顿工作。同时,还要帮助他们解决房子问题和成员的职业问题。三、帮助民主党派学习毛泽东思想,进行理论政治教育,使他们了解党的政策,并做好对他们的各种安排,做到毛主席讲的“各行其事,各得其所”。四、研究确决民主党派经费问题。
  李维汉同志在《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新形势与新任务》的报告中,对建国初期统一战线的形势和任务以及各方面统战工作的基本政策,作了明确阐述。听李维汉同志报告的除与会代表外,还有中央直属各部委、国家机关、华北局和北京市的部分党政干部。
  4月12日、13日,周恩来同志亲自到会连续作了两次报告。第一次报告的内容主要是讲国内外形势和如何处理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中的四人个关系,即阶级关系、党派关系、民族关系和上下关系的问题。第二次报告是讲《发挥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积级作用的几个问题》,即:(1)关于民族资产阶级问题;(2)关于民主党派问题;(3)关于人民团体问题;(4)关于政权中的统一战线问题;(5)关于统战部的工作问题。周恩来同志的这两次报告,全面深刻地论述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在开国初期所面临的形势、任务和统一战线内部的各种关系,批驳了会议上暴露出来的“左”的观点,明确具体地回答了会上提出的各种问题,对于提高认识,贯彻统战政策,更好地发挥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作用,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
  与会同志根据报告、讲话的精神,联系本地区统战工作情况,进行了认真讨论。会议上对以下几个问题争论是比较多的。
  一、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是斗争为主还是团结为主。有一种意见认为:今天斗争的主要对象是民族资产阶级,国营经济要“无限制地发展”,“越发展就越要排挤私营。例如,火柴工业是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国营生产很多,对私营的即可不必扶持,甚至禁止”。对有利于国计民生标准的解释权一定要掌握在我们手上。对资本家提出的“不要与民(指民族资产阶级)争利”,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大资本家要停工,就让他停工”。等等。
  毛泽东同志看了会议发言记录,分别作了边批。(1)关于斗争的主要对象。今天斗争对象主要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及其代表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而不是民族资产阶级。(2)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对于民族资产阶级是有斗争的,但必须团结它。是采取既团结又斗争的政策,以达到团结它共同发展国民经济之目的。(3)限制、排挤和扶助、发展哪些工商业。应限制和排挤的是那些不利于国计民生的工商业,即投机商业、奢侈品和迷信品工商业,而不是正当的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工商业,对这些工商业当他们困难时,应给以扶助,使之发展。(4)关于公私经营关系。国营经济无限制地发展是长远的事,在目前阶段不可能无限制地发展,必须同时利用私人资本,因此应当划分公私阵地,即公私经营范围。“与民(指民族资产阶级)争利”、“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是错误的说法,“大资本家要停工,就让他停工”的主张是不对的。建立百货公司也不是代替全部私营商业,我们只能控制几种主要商品(粮、布、油、煤)一定的数量,例如粮食的三分之一等,除此之外,应当划定范围,不要垄断一切。
  二、关于民主党派的性质及其存在的必要性。一种意见认为,对民主党派不应在政治上去抬高他们,在组织去扩大他们,给我们找麻烦;有的同志甚至认为民主党派是为争取民主而成立的,现在有了民主,其任务已尽;民主党派只不过是“一根头发的功劳”,等等。
  对此,毛泽东同志对去汇报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情况的中央统战部负责同志说:对民主党派及非党人物不重视,是一种社会现象,不仅党内有,党外也有。要向大家说清楚,从长远和整体看,必须要民主党派。民主党派是联系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政权中要有他们的代表才行。认为民主党派是“一根头发的功劳”,一根头发拔去不拔去都一样的说法是不对的。从他们背后联系的人们看,就不是一根头发,而是一把头发,不可藐视。要团结他们,使他们进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如民主党派的经费问题,民主人士的旅费问题。要给事做,尊重他们。当做自己的干部一样,手掌手背都是肉,不能有厚薄。对他们要平等,不能莲花出水有高低。要实行民主,现在许多人有好多气没有机会出,要出的气不外是两种,一种是有理的,一种是无理的,对有理的应接受,对无理的给他们讲道理。我们要有气魄,不怕批评,我们连蒋介石都不怕,还怕民主人士的批评?充其量让人骂娘。人家拿《共同纲领》来和我们斗争,就让他斗,让他争。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让批评,他当面不能说,背后一定说,结果就会闹宗派主义,党内也一样。所以一定要敞开来让人家说。
  周恩来同志的报告中指出:各民主党派,不论名称叫什么,仍然是政党,都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不能用英美政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他们是从中国的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各民主党派都有而且必须有进步分子,这样才能与我们很好合作。但不能把民主党派搞成进步分子组织,若都是进步分子,还有什么意义呢?那种认为民主党派会“给我们找麻烦”的观点是错误的。民主党派在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我们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现阶段是四个民主阶级的联盟。有些工作他们(指民主党派)去做,有时比我们更有效,在国际上也有影响,民主党派的成员,在我们帮助和教育下,愿意同我们一道进入社会主义,我们多了一批帮手,这不是很好吗!
  三、工会和其他人民团体是否带有统一战线性质。会上,有些同志对工会带有不同程度和不同范围的统一战线性质的观点表示反对,认为工会虽有一些教授等非党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成员参加,但他们是以劳动者的身份参加的,不会改变工会单一阶级组织的性质。工会虽应向外做统战工作,但工会内部只有教育问题,没有统战问题。此外,对青联、学联、妇联、文联等组织是否带有统一战线性质的问题也有不同意见。
  周恩来同志在作报告时回答了这些问题:工会是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同时也带有统一战线的性质。欧洲有很多工会其本身就是统一战线的组织,它把很多不同政治主张的党派及其分子组织在一起,使他们统一行动。中国情况较为复杂,早期的工会甚至有宗教性和落后性的派系组织。全国解放后,中国工会要强调阶级教育,不同政治主张的差别并不大,但这里仍有统一战线性质。如“劳协”也包括在工会之内,同时,工会中也有不同政治主张的分子,民主党派分子也会参加进去,虽然这是少数,但也就包含有不同的阶级成份。因此,中国工会既是工人阶级的群众性组织,同时也带有统一战线性质。青联、学联、妇联这些团体都带有统一战线性质,其他学术团体也是一样。
  会议即将结束时,李维汉同志传达了毛泽东同志会议期间对统战工作的一系列指示,毛泽东同志特别针对党内存在的“左”倾关门主义倾向,讲了统一战线的重要性,强调提出要在党内广泛开展统一战线政策的宣传教育。他指出:《共产党宣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说:“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就是说无产阶级必须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中国的工人阶级单求得自己的解放不行,必须求得四个阶级的共同解放。毛泽东同志这段话,把统一战线的重要性提高到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战略高度,这就给统战理论政策的宣传教育指出了明确的方向。
  毛泽东和中央领导同志在会议结束时,接见了全体与会代表并合影留念。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