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

发布日期: 2004/12/1  作者: 超级 Account   浏览次数: 1217   返回


(1957.3.21-4.4)

  1957年3月21日至4月4日,在北京召开了第八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主要是学习讨论毛泽东同志《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并根据这个讲话,研究统一战线内部的各种矛盾。
  毛泽东同志1957年2月27日在最高国务院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发表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重要讲话。这篇讲话,在我国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基本完成的情况下,明确指出革命时期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结束,并且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提了出来,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毛泽东同志在讲话中提出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公式,即“团结──批评──团结”;提出了在“统筹兼顾,适当安排”的方针,提出了分配问题上,必须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方面利益的原则;全面深刻地阐明了在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关系上实行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和在科学文化工作方面实行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和在科学文化工作方面实行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这些方针、政策,一个基本的指导思想,就是要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人,并且尽可能地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为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服务。认真学习和贯彻毛泽东同志的这个重要讲话,对于做好统战工作,巩固和发展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
  参加这次统战工作会议的有各省、市自治区及若干省辖市委统战部部长、副部长共五十五人。其中:华北代表七人;东北 代表十三人;西北、西南代表九人,华东代表十三人;中南代表十三人。中央统战部的部长、副部长、各处、室的正副 处长、主任出席了会议。
  从3月16日到20日举行了预备会议。在这期间,参加会议的全体同志听了毛泽东同志在最高国务院会议上的报告和在宣传工作会议上的报告两个录音,听了周恩来同志在人民政协二届三次大会上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报告,并分组进行了讨论。3月21日,大会正式开幕后,与会同志联系统战工作实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着重讨论了以下问题:

  (一)关于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1)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矛盾,在人民内部的矛盾中,应放在什么位置?有的同志认为,这种阶级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的主要矛盾。有的同志认为人民内部矛盾中居主要地位的不是阶级矛盾,把阶级矛盾放在一个特殊地位比较恰 当,这样既不至于忽视它,也不过分强调它。有的同志认为,阶级矛盾在人民内部矛盾中应有其特殊地位,有些干部对统战政策不通,就是因为看不到这个特殊地位。在个别时期、个别地方,阶级矛盾可能是突出的。
  (2)人民内部矛盾中的阶级矛盾有无对抗性?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矛盾,什么时候转化为非对抗性矛盾?怎样正确估计目前资产阶级的两面性?资产阶级积极的一面是主要的,还是消极的一面是主要的?

  (二)关于“放”与“收”的问题
  一般都认为今后应继续放,过去放得不够,有的同志认为,过去放得不够是因为不相信民主人士能处理自己的问题,不相信我们有能力有办法改造他们。华北组认为,一年来,放,仅仅是开始,顾虑还很多。去年一年变化很大,中央提出抓思想是对的,但由于下面干部思想落后于实际,对加强思想领导,还是用老一套的作法,靠来个运动,以为这样才是加强思想领导。这种加强思想领导的办法,就没法放了。
  为什么要放?有的同志说,放是批判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最好的办法,放出来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有的同志认为,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并不意味着资产阶级分子思想都得到了改造,所以要让他们进一步暴露思想,好据以进行教育。有的同志则认为,放的目的是要发展科学、文化艺术。

  如何理解放,放什么?有的同志说,放是改造的一种手段,绝不是放任自流。有的同志说,放就提扩大社会主义民主。有的同志说,放,首先应该是广开言路,第二是要支持党外人士有职有权。对于放与收的关系,有的同志认为放和收即民主与集中的关系。放不能离开加强领导,放是在加强思想工作的前提下放的。有放就有收,收要经过辩论、讨论来收,收不是待党外人士的思想暴露后算总账。放中有收,放是为了更好地收,即通过放达到进行教育的目的。

  (三)所谓“重安排轻改造”的问题。
  会议中不少同志,反映不少省、市委书记传达1957年1月中央召开的省、市委书记会议内容时,提到“统战工作有重安排轻改造的倾向”,有些统战部曾因此被批评有右倾倾向,感到压力很大。有的同志认为,改造不够是事实,但不能说是“轻改造”。有的同志认为,如果用这句话来引起对改造工作的加强是可以的,如作为对统战工作的估计或批评,则不一定恰当。还有的同志认为,有些地方实际上是轻安排、轻改造。有些同志认为,党内一些同志对传达这句话有兴趣。其原因是对统战政策、统战工作认识不够或有抵触情绪。他们不钻研统战政策,看不到民主党派的作用和团结改造知识分子的重要性,把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当包袱。当然,统战工作确有“左”和右的表现,但“重安排轻改造”的提法不符合事实。会议经过讨论,一致认为,统战部门对此应采取实事求是的精神进行检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四)关于党派工作的问题。
  有些同志提出以下一些问题:尊重民主党派组织独立和加强领导二者如何结合?对民主党派应放什么,如何放?如何加强领导,通过什么形式?对民主党派的政治领导体现在什么地方?帮助和干涉的界线如何划分?有的同志反映,现在民主党派什么都要向共产党看齐,一提平等他们就与分权联系起来。
  有的同志提出:民主党派现在发展很快,要提请他们注意培养一些骨干有的同志提出:民主党派地方组织提出可否在一些运动和工作中单独成立他们的组织?陕西的同志说,他们在开省代表大会时允许民主党派成立了临时支部。

  (五)关于政协的工作的问题。
  有的同志认为:政协的工作,主要应以协调阶级关系为主,宣传政策,协调关系,至于政府的具体业务则不宜多搞,否则,政协搞得太业务化了,代替了行政。
  有的同志认为:过去总觉得只有党内有了成熟意见的问题才好提出去协商,但成熟了的意见,往往马上要执行,时间紧迫,来不及仔细协商,而且成熟了,也就没有什么可协商的了。今后要改变这种作法,只要党内有了原则性的意见即可提出来协商,征求意见。各业务部门的主要规划也可拿出去协商。
  有的同志认为:过去政协的工作组只反映问题,不能处理问题,影响他们的积极性,今后应组织专门问题的调查研究,由他们提出具体意见。同时,每个工作组可以推一两个人直接和政府有关部门联系。
  有的同志认为视察工作还要改进:1.视察的时间可不加限制,否则,有些教授无法参加。2.视察的内容可由他们自己选择。3.要作些专门的研究性的视察,不要一般看看,泛泛地提几条意见。

  (六)统战部门的精简机构问题
  各地统战部的同志均认统战工作正日益开展和深入,但统战干部则少而弱,要求不要按一般比例加以精简,应根据实际工作需要和干部具体情况来考虑统战部门的编制。 4月4日,李维汉同志在会上作了总结发言,他结合学习毛泽东同志《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系统地分析了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等几个直接同统战工作有关的社会矛盾,提出了如何处理统战工作范围内的矛盾问题的意见专门讲了民放工作中的几个问题;最后讲了关于统战部门的工作,主要有六点:(1)学习,要继续学习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指示,在思想上搞通,在实际工作中贯彻到各个方面。(2)要准备整风。(3)工作方法,第一要到现场调查;第二要解决问题;第三要找出典型;第四要用典型去推动全局。(4)要争取党委的领导和支持,首先要自己努力。(5)“左”倾右倾问题,实事求是,是非轻重,具体分析。(6)工作布置,一个时期要搞什么,应商量确定几条。
  李维汉同志讲话后,会议闭幕。
  会后,中央统战部起草了《关于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向中央的报告》送中央。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