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

发布日期: 2004/12/1  作者: 超级 Account   浏览次数: 1224   返回


(1957.12.2-12.16)

  1957年12月2日至16日,第九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当时,全国范围的反右派斗争正在深入开展中。这场反右派斗争是从6月8日开始的。在此以前,中共中央于4月27日发布了《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广大人民群众、各界党外人士和广大党员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对党和政府的工作以及党员干部的思想作风提出了大量有益的批评和建议。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违反社会主义利益的错误言论,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向共产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一时形成了相当紧张的政治气氛。在这种形势下,中共中央决定对右派分子的进攻实行反击,是完全必要的。
   但是,由于党的领导当时阶级斗争形势估计过于严重,把大量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导致反右派斗争发生严重扩大化的错误,把一大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的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把同我党长期合作、已经成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的民主党派说成是资产阶级政党,把在1956年初已经宣布为工人阶级一部分的知识分子,重新戴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对于正处在由剥削者向劳动者转变过程中的原工商业者,断言他们基本上没有抛弃资本主义立场。
  第九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召开的。参加这次全国统战工作的有:各省、市、自治区统战部及一部分省辖市统战部部长八十八人,其中东北组十五人,华北组十四人,西北组九人,华东组十八人,中南组二十一人,西南组十一人,中央各部及有关单位共十八人,此外还有中央统战部二十六人,共一百三十二人。
  这次会议主要是讨论中央统战部提出的四个文稿,即“关于处理五个方面民主人士中的右派分子的若干原则规定”,“关于各民主党派处理右派分子的原则规定”,“关于帮助民主党派改组各级领导机构的意见”,“关于人民代表大会、政协各级委员会安排民主人士的通知”。会议还研究了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第三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员候选人中的民主人士的安排方案。会议还根据风精神,初步讨论了统一战线的政策方针,检查了一年多来的统一战线工作。会议过程中,与会同志听了周恩来同志关于目前世界的形势和整风任务的报告,毛泽东同志在12月8日邀请各民主党派负责人谈话会上讲话的传达。
  这次会议对几个主要问题的讨论情况如下:
  (1)对四个文稿和下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中民主人士的安排方案,在原则方针上一般表示同意,少数同志对继续安排某些右派分子有怀疑,认为右派既是反动派,新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统一战线不应包括他们;认为右派处理后仍留在统一战线之内,从理论上很难解释。
  (2)对“1956到1962年统一战线工作的方针”和1956年以来的统战工作,绝大多数同志认为总的政策方针是正确的。大家反映自中央提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后,统战工作有了很大进展。但是也有不少同志认为七年方针这个文件对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的估计过高;认为文件中说:“各民主党派已经基本上成了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团体”的提法同7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中说“民主党派过去和现在都是资产阶级性的政党”的提法有矛盾;认为七年方针文件中对知识分子从政治立场说他们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估计是高了;有的同志认为中央统战部关于对民主党派“不干涉”的一面强调太多,而对他们如何领导这方面说得不够,缺乏具体办法。还有个别同志提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是否要作新的解释。
  (3)多数同志都提出对党的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新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统一战线”应如何认识的问题。有些同志认为新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统一战线应与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有所区别,实质上已经是社会主义统一战线。从理论上说,资产阶级已不包括在统一战线之内,但在实际工作中则还要对资产阶级分子进行统战工作。
  (4)会议中还反映反右斗争以来党内有些同志对统战政策的认识上又有不同程度的混乱,想取消统一战线的思想有所抬头,怀疑统战政策和统战工作是否右了,说民主人士中出了这么多右派是统战工作中统出来的。
  上述问题的提出,实际上反映了当时“左”的错误思想影响。经过小组讨论、大会发言,大体上取得了一致认识。12月13日,刘少奇同志接见了参加会议的部分同志,并就会议中提出的问题作了重要批示。
  刘少奇同志说,有些人总想不要统一战线,图清静。照他们的想法办,则更不清静。愿望是一回事,结果事与愿违,实际与愿望相反。清一色也好,不要资产阶级也好,不安排右派也好,说统一战线漆黑一团也好,总而言之是想要图清静。刘少奇同志说,不要两个联盟,只要一个联盟,历来就有这个问题,说要两个联盟就是右倾。因此就产生这样的问题:党的统战政策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党的统一战线工作成绩是主要的还是缺点错误是主要的。应该这样估计:党的路线是正确的,其中也包括统战政策,党的工作成绩是主要的,错误缺点是次要的,这也包括统一战线工作。统一战线工作成绩是主要的,但也有错误缺点,这点不能否认。错误中有右的也有“左”的,一个时期有右,一个时期有“左”。但从时间的长短、错误的数量看来,“左”的错误多些、时间长些。当前党的统一战线工作,恐怕“左”的错误更容易犯。现在“左”一点大家都赞成,说右派不要安排,大家都鼓掌。现在是犯“左”的错误的可能性更多。不要两个联盟,这把过去的工作否定了,就是说统战政策错了。提出统一战线是否还要包括资产阶级,是否要包括右派,认为搞统一战线才统出这么多右派,怀疑长期共存,等等。这些观点都是“左”的观点。照这些意见办就要犯“左”的错误。反右以来,对党的统战政策又动摇了,这也是老问题了。一有风吹草动就动摇,就否定。不要怕,否定了又会扶起来的,否定了多少次,否定不了。
  在谈到新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统一战线是否就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问题。刘少奇同志回答是肯定的。他说,从革命胜利以来就提出人 民民主统一战线,现在的统一战线就是那时的统一战线,党派未变,阶级未变,人事关系也没有大变动,纲领也没有变。“新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统一战线,”这只是说法问题,语言问题。
  在谈到现在的统一战线是否包括资产阶级的问题时,刘少奇同志指出,当然是包括资产阶级,但是资产阶级已没有什么生产资料,没有工厂了,而且多数依靠国家工人阶级吃饭,当然还拿定息,已不是原来的资产阶级,是政治思想要改造的资产阶级了。资产阶级这个说法还可以用,因为他们现在还有定息,再过五六年,定息取消了,就不好再讲资产阶级了。那时资产阶级可称为“原来的资产阶级。”
  刘少奇同志指出,党内不重视与非党人士合作,清一色观点是不正确的,要批判。右派批评我们不都是错误的,如批评我们宗派主义,说我们没有友情、温暖。不和人家谈话,明知人家错了也不讲,客客气气,这些缺点是有的,要克服。要改善和加强党与党外人士的合作,特别对中间派要热情。如果反右以后同民主人士更疏远了,是我们的失败。
  刘少奇同志最后说,用统一战线的办法,以利用、限制、改造资产阶级的办法,把资产阶级的多数化过来,这个路线是正确的。统一战线就是这样统下去,把资产阶级统得干干净净,将来资产阶级也变成劳动者了,有些成为体力劳动者,有些成为机关干部,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再过十五年,很多现在五六十岁的人死了,青年人长大了,那时中国的情形如何,思想变化如何?现在的青年资本家那时的思想如何?会有很大的不同。那时坏人还会有的,那时的坏人不一定是资产阶级及其子女。现在资产阶级的子女没面子,他们好好努力,反而会好,恰恰我们干部的子女认为自己没问题,反而可能出右派。刘少奇同志又说,两个办法消灭资产阶级,一个是用消灭地主阶级的办法,一个是用统一战线的办法,哪个办法更好?统一战线的办法是比较麻烦,天天发指示,搞安排,但资产阶级比地主阶级的影响大得多,有这么多知识分子,有国际国内影响,有文化有技术。用统一战线办法来消灭资产阶级更有利于人民和社会主义事业。
  12月16日,平杰三同志根据刘少奇同志指示的精神作了总结发言,至此,会议闭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