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

发布日期: 2004/12/1  作者: 超级 Account   浏览次数: 1364   返回


(1958.7.1-7.22)

  1958年7月1日,在北京召开了第十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即全国统战工作四级干部会议)。这次会议是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刚刚结束、反右、整风运动的高潮之后以及全国“大跃进”的形势下召开的。
  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毛泽东同志在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改变了党的“八大”一次会议作出的国内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的正确论断,提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产阶级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1958年5月召开的党的“八大”二次会议,根据毛泽东同志的这个意见,认为在整个过渡时期,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建成以前,仍然存在两个剥削阶级,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同资产阶级道路的斗争始终是我国内部的主要矛盾。这就进而为阶级斗争扩大化提供了理论依据。统一战线工作也就不能不强调阶级斗争和改造。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通过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在这前后又发动了“大跃进”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也严重地发展起来。这种“左”倾思想也不能不反映到统一战线工作中来。这就是这次全国统战工作四级干部会议召开前所面临的形势。
  这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的中心议题,是研究对资产阶级分子和民主党派的改造问题。
  1958年5月20日,邓小平、彭真、杨尚昆等同志批示同意中央统战部关于召开全国统战工作四级干部会议的请示报告。5月25日,中央统战部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党委(西藏、宁夏工委)统战部,中央、国家机关党委发出召开全国统战工作会议的通知,要求各地准备以下材料:(1)各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包括中小学教员)的整风情况及自我改造的各种典型经验;(2)大、中、小城市关于资产阶级改造和整风的经验;(3)合营企业的改造工作和公私关系,资产阶级分子学习和参加体力劳动的经验;(4)对小型工商户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的经验;(5)对工商联、工商业者家属和青年工商业者的工作经验;(6)国家机关中中共党员同非党人士合作共事的典型经验。通知确定了参加会议的范围:中央、国家机关统战部负责人或主管统战工作的负责同志;省、市、自治区、地(市)、部分县以及相当于这些级别的一些大专院校、大型工矿企业党委主管统战工作的同志。
  中央统战部原设想参加会议的人数约八百人,但通知发出后,中央、国家机关和各地不断要求扩大名额,正式开会时实到人数达到一千零九人。会议从6月15日一直开到7月22日,历时三十七天。这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是一次人数最多、时间最长的会议。会议除按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划分小组外,后期又按民族工作、地县统战工作、合营企业统战工作、国营企业统战工作、大城市区的统战工作、大专院校统战工作等分别开了六个专业座谈会。会议讨论了徐冰同志《关于资产阶级分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的根本改造问题》的报告;《改造资产阶级分子的工作纲要(草案)》;《改造民主党派的工作纲要(草案)》;还讨论了《中央统战部关于改进工作方法的试行方案(初稿)》和平杰三同志关于这一方案的说明。有三百五十二位同志在大会上作了口头或书面发言。
  这次会议基本上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半个月的预备会议,实际上是一次全国统战部长会议。与会同志对《改造资产阶级分子的工作纲要(草案)》、《改造民主党派的工作纲要(草案)》、《中央统战部关于改进工作方法的试行方案(初稿)》等主要文稿提了不少修改意见。在此期间,中央统战部连续开了五次部务扩大会议,讨论大家对文稿的修改意见。并就文稿是否写消灭阶级的年限,改造资产阶级分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的工作指标,要不要订出百分比等一些有争论的问题,郑重地向中央写了请示报告。
  第二阶段,即四级(中央、省(市)、地、县)干部会议。与会议代表广泛地讨论了经过预备会议研究修改的上述三个主要文稿,并听取了中央负责同志对统战工作的指示。提交这次会议讨论的《改造资产阶级分子工作纲要(草稿)》和《改造民主党派工作纲要(草稿)》中,提出以取消定息作为资产阶级消灭的标志,提出以实践和劳动为基础、以企业工作岗位为基地、以说服教育的方法为根本方法等是正确的。但这两个改造纲要对人的改造规定指标,定规划,提出用“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评比竞赛和搞运动的方法来改造思想,给民主党派戴上资产阶级政党的帽子,要在五年内把民主党派改造成为社会主义政党等,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映了当时“左”的错误指导思想的。但即使这样,在当时形势下,有些参加会议讨论的同志还嫌文稿“左”得不够,主张指标还得高,规划还要大,要以跃进的精神制订更高的标准等等。
  7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彭真同志到会作长篇讲话。他针对会议上出现的过热情绪,进行了批评,进一步阐述了党的统战工作方针。他指出:(1)中央关于统战工作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中央统战部是执行了中央的方针政策的。我们党采取了正确的统一战线政策,使民族资产阶级在我们党领导下参加了民主革命,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没有流血斗争,和平地接受了社会主义改造,这是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先例,所以统战工作成绩是伟大的。当然,统战工作不是没有缺点,纵然有缺点也是十个指头中一个指头的问题。(2)对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分子不要总是斗下去,把弦绷得那么紧。现在整风应该告一段落,转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实践上来,从斗争为主转入以团结为主,让他们到实践中去,以实际行动来表现思想改造的决心和成果。他说,毛主席经常讲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老是那么紧不行,要松一松,让朋友们到实践中去为社会主义服务。实践是多方面的,体力劳动是实践,教学、科研也是实践。不要把一些大学教授、科学院的研究人员长期放下去参加义务劳动。参加些体力劳动有好处,但是长期下去对教学、科研不利。彭真同志说,必须看到党外朋友经过整风交心运动之后的转变,他们中间许多人有比较大的进步。各级党委,各级统战部门,凡有统战对象的单位,都要象对待自己的工作人员那样,耐心地帮助教育他们,在各种实践中得到锻炼改造。让他们有多少劲使多少劲,有多大本事用多大本事,发挥他们的作用,为六亿人民做贡献。(3)在知识分子问题上,从旧社会过来受旧的教育的知识分子是可以改造成为劳动人民的一部分,可以改造成为工人阶级知识分子,他们有这个愿望,人民有这个需要,在我国的具体条件下是可以实现的。现在有不少知识分子成了国家工作人员,入了党,成了无产阶级先锋队成员,还能不是劳动人民一部分!(4)有人主张取消资本家的定息,我们党宣布过,定息要再延长几年。我们讲了的话要算数,定息这几个钱在我们国家整个预算中只占很小一个数,况且取消定息必然给他们生活上带来一些困难,对个人对国家都无好处。(5)统战部门的工作是很重要的,统战工作任务很重,统战部是统一战线工作的主管部门,事情很多。但是统战工作绝不是只靠统战部,各级党委都要做统战工作。(6)关于统战工作的大跃进问题,听说这个问题大家压力很大。一切工作都在跃进,统战工作怎么做?我看现在恐怕不是坚持整风啊,交心啊,批评与自我批评啊,这些应告一段落啦。不然,就这样尽整,对资产阶级、对知识分子、对民主人士老是那么斗下去,有什么好处?不要总是把弦绷得那么紧,一直斗下去,应该让弦松一松,让大家精神也松一松了。干什么?应该让大家到实际中去表现一下,工业资本家也好,商业资本家也好,小业主也好,民主党派成员也好,知识分子也好,大家统统到实际中去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统战工作的跃进,就是在有统战对象的那些方面,如工业、商业、文教等方面,把他们积极性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为工人阶级,为工农兵,为六亿人民服务,这就是统战工作的跃进,除此之外,你靠什么跃进呢?
  7月1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同志到会就国际国内形势作了报告,并对统战工作作了指示。他针对反右斗争后党内外有人怀疑统战工作是否右了,明确指出,统战部的工作,从中央到地方,是做对了的。当然不是说过去每一件事都做对了。但总的方针、总的方向是做对了的。统战部不会失业,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要认为经过整风反右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统战部的同志要有热心,要努力工作,同一些爱国人士多来往,多接触。他们需要有这么个角度来反映问题,这对我们考虑整个国家大事有益处。
  1958年7月16日,毛泽东主席和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在中南海接见了全体与会人员并照了像。
  在会议结束前,7月17日,李维汉同志就改造、团结、学习三方面的问题,向与会代表作了两个半天的报告。在改造问题上他讲了改造规划、根本方法、基本措施、统一领导。他强调指出:对民族资产阶级,改造的根本方法是说服教育,而不是强迫压服。说服教育也有斗争,批评就是我们向资产阶级斗争的主要方法,批评又要建立在摆事实讲道路的基础上。不要把形势逼人同说服教育对立起来,不要把工农群众的直接批评、直接监督同说服教育对立起来。要善于把说服教育变成他们自己的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
  在团结问题上,李维汉同志讲了以下六点意见:(1)现阶段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基础是“六条标准”,今后的关系仍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2)加强团结,搞好合作共事关系,调动他们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性;(3)适当安排,是团结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团结本身就含安排这一项;(4)团结和斗争。不能主观地说以团结为主还是以斗争为主,必须根据客观实际的发展变化而定。阶级斗争是波浪起伏的形式。浪头大小,决定于阶级斗争的具体发展形势。一般地说,随着向左转化的人数日渐增多,阶级斗争的浪头也会越来越小,而不是越来越大。但在某种情况下,出现大的浪头也是可能的;(5)党内反右为主还是反“左”为主,这要从实际出发,有右反右,有“左”反“左”,要具体分析;(6)破除迷信。如果说统一战线情况复杂,思想性、政策性强,因而做统战工作只能是少数或只有统战部能做,那就是迷信,就应当破除,但是正确的统一战线政策不能破除。要在党的领导下,让广大干部都参加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斗争,使统战工作成全党动手,同群众结合的局面.
  在学习问题上,他讲了七点:(1)把工作、学习和党性锻炼凝为一体;(2)党的立场一定要站稳;(3)政治方向一定要把稳;(4)要抓工作中的主要环节;(5)要作好调查研究工作;(6)尽可能使工作和学习互相结合起来;(7)依靠中央和党委的领导,坚持请示报告制度,在任何时候都是最重要的,请示报告要主动,不但要提出问题,还要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意见。1958年7月22日,全国统战工作四级干部会议闭幕。会后,中央统战部起草了《中央统战部关于全国统战工作四级干部会议向中央的报告》,送中央审批。《报告》提出,下一步统战工作的方针应该是:领导资产阶级分子、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成员到实践中去,同全国人民一起,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参加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从工作和劳动的实践中,调动和发展他们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作用,检验他们的整风成果。同时,并要求他们在实践中按照毛主席提出的六条政治标准,继续进行自我改造,使社会主义改造和为社会主义服务密切结合,相互促进。1958年10月15日,中央批转了这个报告,要求各地党委“结合当地情况研究执行。这个报告虽然反映了当时以阶级斗争的为纲的“左”的指导思想,例如,确认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始终是国内的主要矛盾,称知识分子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要在学术领域内插红旗、拔白旗,不适当地强调阶级斗争是长期的,激烈的等;但是它明确提出了结束党外整风运动,要团结和推动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工商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在实践中继续进行改造,这些决策对推动统一战线的巩固和发展,产生了良好的效果。


登录